箫晨大咸鱼

cp:反复横跳 请催他画画
无脑叶吹
叶受写手
月更选手(bushi)
其实本职是绘师
除了all反派都吃,喜欢all主角
我永远喜欢all叶
当然是杂食
王叶乐叶特别关爱

我觉得你该画画了(黑脸表情) @反复横跳

【戬吒】他和他的轨迹(上)

   我箫汉三回来了
   是个现代paro没错了。
  日常告诉自己自己的辣鸡程度
  第一人称
   @反复横跳
  小爷叫哪吒,哪吒的哪,哪吒的吒,年方16,是个作风优良勤奋向上天天学习努力成为国家栋梁的三好学生,由于天资聪颖还跳了两级。天不怕地不怕,没谁能管的了爷,但是……我好像立flag了……
  
  那个好像能管我的人终于出现了。
  
  我一直挺相信我的运气,即使他并不怎么眷顾我,但我从小小错不断大错不犯,惊险惊喜连连不断也能安安稳稳活到18岁。但是这次我不知道我是遭天谴了还是怎么着,逃课的时候不仅遇上风纪委员杨戬,他还刚好和校长女娲并排走,后面是一众领导以及外校参观者。
  
  我在我十八年的生涯中第一次明白恐惧和以及尴尬怎么写。
  
  那特么还刚好是早上第一节课,我还是觉得小爷我干出第一节课就逃课这种傻事还是我师傅导致的。
  
  我师父,人称太二……呸,太乙真人,当然肯定又是他自己给自己起的,整天神神叨叨跟个算命的似的,身材矮小,脸都看不到,整天骑着个会动的炉子,会说中二到尴尬的台词,发出绿油油的光芒,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女朋友跟人跑了,哦对我忘了他不太可能有女朋友,除非人家瞎了。
  
  我都不知道当时脑子怎么抽的拜他为师,昨天晚上熬夜到四点,应该算是今天了,陪他守了一夜所谓的炼丹炉,结果……你特么练出来的全是药!渣!
  
  我就读的W校不算严,八点半上课,隐藏校规是不能超过九点,我睡到八点五十补了会儿觉,就赶过去了,路上人也不少,睡觉的时间能延长多少是多少,不亏。你要知道,我既然守着炼丹炉,那么肯定,我是没有办法吃饭的,其实也是可以吃的但是太乙那个小老头硬是不让去,亲师父。就这样晚上没吃早上没吃我终于撑不住了,我好歹是个马上成年的人了还是个英俊潇洒的男子,不想像女生那样婆婆妈妈的减肥谢谢!
  
  就……碰上了。
  
  我再也不相信运气这种玩意儿了。
  
  杨戬也许是看在领导的面子上不好发作,又或许是根本不放在眼里,只告诉后面的高层以及视察人员我是另外的执勤人员,今天生病了来学校告诉备用人员一些事情现在要走。而校长一向还不错,有种看破红尘的超脱自然的感觉,一向是不怎么管学校的,我就这么被放出了学校,一直到买到程大嫂摊上现做的紫米炼乳面包我都还有点恍惚。
  
  这么……顺利???
  
  我回去也风平浪静毫无任何波动,平静的我有点发毛。
  
  之后我好像经常见到他了。
  
  而且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在哪里见过。
  
  7月18日     晴转多云     心情不错
  
  今天买到自己想吃的那家蛋黄酥了,还可以,就是蛋黄有点腻歪,绿豆糕停了半个月也开门了,开心,不过今天又遇到那个叫什么杨戬的风纪委员了,走过去跟没看见一样,装什么高冷!总有一天会让你脸上表情碎掉的,哼。●━●
  

十年为期
2025年
我会披着国家队服
坐上飞机
去往苏黎世

噫呜呜噫
看到B站大佬有时候加粗之后我试了试
发现自己完全不行
索性加到最粗
就成这样了

【微伞修】阳光(短篇)

   八月的夏天像是在炖着一锅汤。

   苏沐秋和叶修如往常一样选择了在下午稍稍降温的四点多出门买菜,虽然叶修来了之后多了一个劳力,但是生活费依旧要精打细算的花。

   “我再多写几个程序代打一个号就可以叫上沐橙的书费了!叶修你烟钱自己赚!”

   “是是是沐秋大大――”

   两人打闹着,时不时动下手,苏沐秋偶尔气急败坏,一路来到商店,这里的菜到时是出奇的便宜,新鲜度也不错。

   命运的汤勺开始搅动,仿佛副本里最后一关的终极boss,给你出其不意的一招。

   “我去买烟和菜。”

   叶修在街边停下,嘱咐苏沐秋等在原地。

   他这一去也不知是什么事耽搁了,很长时间没有回来,苏沐秋提着葱终于按耐不住。

   boom――

   苏沐秋被汤勺准确捞出。

   离开。

   叶修只听到外面一声巨响,随后便是人们的讨论声,他右眼皮一跳,急忙赶出去,看到的只有倒在血泊里的苏沐秋,肇事司机已经没影了。

   他赶过去了。

   救护车的声音响起。

   “阿修……照顾好沐橙……还有我们的荣耀……”

   这就是苏沐秋的遗言。

   那个像阳光一样闪耀的人在当晚背叛抢救无效,死亡。

通知

这里期末手机才能拿回来
想取关就取关吧
对不起qwq

为什么叶神一直不用手机啊?

因为那个夏天,他从手机中听到了世界破碎的声音。

摘自《落差》网易云评论

现在评论都这么秀吗

戳死(இωஇ )

【百粉点文】记一个叶姓的算命先生【完整】

        all叶主黄叶
  
  百粉点文(๑Ő௰Ő๑)
  
  给天使比心心!天使提供的梗
  
  是个古代paro,觉得写起来带感
  
  时间线贞观之治……虽然我历史学的不好就对了
  
        强硬的结尾……
  
  
  
  【一】
  
  
  “喂喂,听说了吗,咱们余杭来了个百算百中的算命先生!”
  
  “知道知道,还真是神的很啊,前几天刚说黄家公子会有血光之灾,这几天出门就被树给砸着喽,再说那京城的孙少爷,据说那算命的先生临走前给他算了一卦,叫他保护好手腕,结果真出事了,现在还没养回来!”
  
  茶馆里热闹非凡,虽然都是在讨论那从京城来的算命先生罢了,先暂且不提这中心人物,这余杭可是好久没出过什么真正好玩的事情了,这么说吧,这些年最大的事,也就可能只是一个老李头他媳妇背着老李偷人,偷到隔壁老王,被老王媳妇和老李在隔壁看见咯。
  
  诶!您可别说,这一小事儿,人家就能说上三年半,由此可见他们真是无聊至极了!
  
  
  【二】
  
  
  咱们再来说说这事件的中心人物,算命先生。这人姓叶名修,跟京城那个和皇帝可以互相拆台,穿一条裤子,从小玩到大的那个异性王爷,也是唯一一个王爷——叶毅一个姓,可这些年也只传出有个名叫叶秋的“独生子”。
  
  他来这里的第一天,就碰上了出来游玩的黄州府的独苗黄少天,缘分妙不可言,黄少天的轿子差点装上叶先生,叶先生倒也没生气,临走前看了他几分钟,让他这几天别出门,小心血光之灾,这黄少天可是个无神论者,第二天他的好友喻氏钱庄公子喻文州前来余杭查生意,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出去,结果……才走了二十多米,街道旁的树不知怎的,突然倒下,偏偏还只砸中了黄少天,那黄公子可是到现在还缠着纱布的。
  
  
  【三】
  
  
  再说说这孙少爷,京城布庄的少爷,掌管着大大小小的生意,比起京城其他布庄,可谓是一家独断了,叶修也不知怎样认识这位大人物的,那天临走前竟然是这孙少爷送的,到了孙少爷不能再出去的地方,他停下来揉了揉叶修的头,还在笑,提醒他路上小心。
  
  再说这叶修,突然皱眉,拍开这孙哲平的手,从未如此严肃的说过话,让他这几天千万不要去染布坊,保护好手腕。
  
  谁知那孙少爷没当回事,说了自己知道了就恋恋不舍的告别了,前两天到没事,第三天染色坊不知怎样竟来了个小孩子,是个女染工的,孙哲平也没管,谁知这孩子不知怎样摸进了账房,是没什么贵重东西,但账本全都在那里,孙哲平想要把那孩子抱出来,意外就发生了,那孩子挣扎着还要待着,撞到了屋内的高瓷瓶,碎成碎片,不小心划到了孙哲平的手腕,动脉也被划破,当场那孩子就吓哭了,等到工人找来时,孙哲平已经奄奄一息了。
  
  这就修养了很久。
  
  
  【四】
  
  
  再说说这喻文州……
  
  城中千万花季少女的梦中情人,温文尔雅,笑起来如沐春风,处世八面玲珑。
  
  可惜栽在叶修身上了。
  
  他,虽然是个钱庄的少爷,但是更加擅长文学,可惜写字慢,被戏称为手残,听到别人叫,他也只是一笑而过,但是心里有个小本本一定会记上,下次反派就是那个人名字谐音。
  
  叶修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给他算了,这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至于叶修给他算的是……
  
  你的耳朵会受到终生伤害。
  
  后来交到的朋友黄少天,完美诠释什么叫做百算百中!
  
  这真的是段孽缘,黄少天快意江湖,隶属蓝雨,当时当家的还是个叫魏琛的“大叔”,江湖人称“索克萨尔”,擅长使用术法,虽然攻击高,可惜……没什么防御手段。黄少天认识魏琛的时候,江湖频出宝藏,虽然现在也很多啦,但是那时都是“鲜衣怒马少年时”,抢来抢去最能体现自己实力,黄少天人称“夜雨声烦”,武器是排名第四的冰雨,自制银武,进了蓝雨,喻文州正在叛逆期,谁说一直乖巧的少年就要一直这样下去呢?巧的很,选的也是蓝雨……
  
  他和黄少天同期,却并不被人看好,因为他除了战术和意识比其他人好,有一个致命到怎样都弥补不了的致命缺点:手速。
  
  他施法速度比别人慢的不是半拍一拍,并不是咒语记不熟,而是手跟不上,他因为这个没少被当时心高气傲的黄少天嘲笑,他倒也不恼,虽然只是面上罢了,之前出版的他和他和他的猫,别听书名文雅的一匹,但是本全肉文,主角,就是而黄少天,被艹的那个。
  
  他的意识和正经操作逐渐成熟,心脏程度也逐渐加深,他一直在等着机会。
  
  终于,这个机会等到了。
  
  这次武林大会嘉世大败蓝雨于帘锰,【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把切磋放后面了】魏琛一言不发的回到了蓝雨境内,并在训练场内和各个成员切磋,终于到了喻文州。
  
  三次
  
  完败。
  
  虽然每次看上去就差一点就赢,但总是被压了回去。
  
  后来……喻文州成为了蓝雨的“队长”。
  
  耳朵也收到了终身伤害。
  
  
  【五】
  
  
  其实黄少天还真不是凑巧撞上叶修的
  
  不然你以为叶修走个轿子勉勉强强能进来的小道,黄少天那种人会凑巧一样走?
  
  
  【六】
  
  
  那是一个悲伤的故事。【bushi你滚】
  来我们退回叶修来到余杭前
  
  黄少天那天像往常一般折磨着喻文州的耳朵,喻文州微笑着回应,其实心里早已苦不堪言,他打断了他,让他陪着自己去看看余杭那边的铺子,一直是黄少天代管,倒也不是不放心,而是为了让他安静一会儿。
  
  铺子很快到了,像往常一样,查查账本,喝喝清茶,谈谈生意,存钱当物取钱毫无新意,但至少黄少天安静了。
  
  不可能一直在铺子里待着,毕竟又不是自己家,回去的路上黄少天终于憋不住了,开始叽叽喳喳,“队长队长,京城又出事了!孙家那个,前几天动脉被划破了,染坊被逼关闭几日!哦对就是在染坊出的事,好像是!一个染工带了孩子来,那孩子也真够厉害进了账房!还有最近余杭要来个算命先生!我可要好好会会他!据说从京城来的!姓………姓…”
  
  “姓叶,对吧。”喻文州出声接上。
  
  “对!姓叶!据说百算百中!我才不相信呢,怎么可能!(立flag了)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笑了笑,暗道了句有趣。
  
  事实证明,有些事就是这样,你再不相信,可是人家就是个事实。
  
  
  【七】
  
  
  黄少天那次被树砸了,终于好了,直接出门去了兴欣楼,找到叶修就扒人身上了,叶修稍稍一动,挣脱不开,也就随着他了。
  
  “老叶老叶老叶!什么不好你偏偏说我要被树砸!疼死了!”黄少天看起来快哭了,但是你觉得叶修会忽略他是个江湖中人,早期被追杀垂死都没说过疼这种事?
  
  “那我下次祝你被雷劈?”叶修试着询问。
  
  “哇老叶你怎么可以这样!”黄少天指责【指指点点.jpg】。
  
  “不然呢?被水淹,被狗咬?被火烧?亦或是……”“停停停停!我都不想!”叶修列举出一堆倒霉事,黄少天在他说出更惨烈的现象前打断了这个被带歪的话题,搭着人的肩和人走了。
  
  半路上,竟然一直沉默。没把叶修吓个半死。
  
  “我说……”黄少天终于发声。
  
  “嗯?”
  
  “我觉得我有个缺点。”
  
  “是啊,话太多了。”
  
  “不是这个!”
  
  “?”
  
  “我缺点你。”
  
  
  【外一则】
  
  
  其实黄少天早就知道叶修了,很早也喜欢了,和喻文州完全是装出来的,别以为他不知道他也是情敌,没人敢打破这个平衡而已。
  
  不过既然他们没抓住机会。
  
  那就要由他这个机会主义者来抓住了!

好吧糊涂了……是星期天出去玩更两篇……这里还在和作业奋斗,上午和下午都在学校做义工打扫卫生……对不起qwq,真的很累

【乐叶】明星和钢琴家【上】

        可以看做
  我只是个翻唱
  那个连载里
  修修的一个朋友 
  的番外
  还有这里all叶中其实……
  偏爱乐叶【小声bb】
  你们不会不爱我了吧
  
  
  
  张佳乐是个明星。
  
  这是个上流社会人物的交际会,在Q市极其出名的他被邀请到了B市,他也只是去凑热闹而已,他可看不上那一群恶心的肉糜,交杯,联姻,黑箱操作,和前来搭讪的女人周旋完毕,躲进了角落。
  
  真是……不堪入眼啊。
  
  张佳乐走向侍者,挤出微笑,抬手从盘中取下一杯香槟,靠在一旁的墙边小口小口的抿着,悠闲地扫过人群,然后向一个高大的男子走去,那人手臂还搭着一个男生的肩膀。脚步故意放轻,走过去时,“啪”一下拍人肩上,露出真正的笑来,被吓得人稍微一僵,立马转身,见到张佳乐无奈了,“请问张明星的兴趣就是吓人吗?”张佳乐把风吹到前面的辫子甩到后面,笑的贼开心,“当然不是,大孙,这可是我表达友好的方式。”
  
  随后他就看见了一旁的男生,好奇看起来极其单纯的孩子怎么来到这个交际会所的,更好奇这人就是前几天见过在车站帮他解围的人,原来是B市人。
  
  孙哲平看到张佳乐看着他搭着的男生,一脸骄傲的仿佛在介绍自己媳妇【可能事实真是这样】告诉张佳乐,他叫叶修,张佳乐一脸嫌弃的表示自己知道,叶修也转过头,打了招呼,“哦,原来是前几天在车站的倒霉蛋啊。”张佳乐炸毛。
  
  孙哲平好奇,问了事情原委,专门问的张佳乐,他可是直到他这朋友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什么百年难遇的事都能遇到,可惜都是坏事。
  
  听完之后,孙哲平毫无疑问开始嘲笑张佳乐,讽刺他连玛丽苏剧的情节都能遇上运气也是没谁,张佳乐则是讽刺他好歹是个拉小提琴的人要不要笑的这么没有风度。孙哲平愣了一下,笑,“别忘了,我早就不能拉了。葬花搁置好久了。”张佳乐沉默。
  
  一旁的叶修听着有些云里雾里,知道孙哲平在第五次翻唱大赛时,因为过度疲劳导致手腕终生受伤,也难得的不说话了。
  
  张佳乐第一个打破尴尬的气氛,揽过叶修,带着他去吃甜品了,留下孙哲平一个人,他知道,大孙不需要安慰,他自己就能调整好,安慰他简直就像在嘲讽和幸灾乐祸,好歹是这么多年的搭档了,他干不出来。
  
  再说张佳乐这边,没过一会儿他觉得这孩子简直是天使!虽然皮,不叫哥哥只叫乐乐,但是真的可爱!不会皮的让人觉得可恶,但又不至于让人觉得尴尬和死板,张佳乐超开心,但是忘了……问身份,导致后来……真的尴尬……这时候叶母也正好在干别的事情……不得不把叶修交给孙哲平去照顾……
  
  这是叶母后悔一辈子的事,没有之一。
  
  “Ladies and gentlemen ”
  
  这时,最前面的舞台上出现个貌似是主持人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