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默爻不是吸尘器° C

日安。在下箫默爻

cp:反复横跳。
搭档:童鹿喱

叶受纯食写手。是个画手(鸽手)
脾气古怪。雷点过多。事儿精。

all叶/轰出胜/好茶/杰约。
文笔拙劣。

P大人间珍宝
今天悠悠堇这个美丽女人更新了吗

均默:

对不起占tag致歉
感谢挂人
找到他们了

虚言:

#第五挂人#

占tag致歉

#小睿智气死人系列#

这两人是高级黑/遗照组脑残粉,在第五所有cp群ky,入群后乱拆cp顺带踩一脚,据可靠消息此两人组已经在超过五十个群闹事。请各位一定注意你们的群里是否有这两个人。

那个杰佣群是两个小睿智的组织,两个主力负责到其他群ky,群主和管理员负责安慰和出谋划策,当然还有一群自认为很可爱的“奶布”整天装萌卖傻。是个睿智培训机构没错了。

还请各位遗照组的朋友尽早除掉这两个司马孤儿以绝后患。

【杰约】傲慢与偏见(3)

  随机掉落杰克的回忆①

  

  杰克觉得他从十七岁之前的人生就像一只被圈养的乌龟,不是说他缩头缩脑,而是他在选择相信之后一次次的被逼到只能缩回壳里。

  

  被命运踢了一脚,努力翻身,终于翻过来了,又被一脚踢个四脚仰天。等到他不断重复这个过程,命运终于玩腻了,一脚踩碎了他的龟壳,碎片扎进他的血肉里,再带着骨头和肉沫被拔出来,用强力胶水粘好,镶上钻石,染上绚丽的颜色,包装好。表面上光鲜亮丽,其实怎样都不会改变。装的风度翩翩,暗地里里滋生的腐蛆和无法粘连的碎片已经把他的血肉啃噬的一分不剩了。

  

  空剩个皮囊。

  

  正文

  

  约瑟夫在店里靠着柜台睡着,第二天醒来天还没有大亮,他稍微活动活动手脚,就向门口走去,推开门,又去拉开百叶窗,微弱的阳光透进来,照在碧绿的叶子上。

  

  叶子已经结了露珠,还有些已经有了白霜,约瑟夫漫不经心的拿着喷壶喷着水——这还真的不用多用心。不久,每天的送货大哥又在旁侧敲击着他喜欢的女孩类型,试图把自己家的大龄女研究生嫁出去,他微笑着婉拒之后利索的关上了大门,一边在心底吐槽这玛丽苏万人迷的走向,一边脱下工作服,换上白衬衫,走进门口,回眸望一眼,然后将所有植物封于黑暗。

  

  恐怖片的氛围,椅子桌子嘎吱作响,桌上微弱的灯火让人隐约只能看到两个人模糊的阴影,一个消瘦,一个肥胖。

  

  “叶总这是什么话哟,我们做生意的可不能昧着良心,指不定哪天被人发现是假货头上就被人儿开个窟窿,我们这睡得也不踏实啊。”年轻的声音,带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沉稳,虽然话却是给人油嘴滑舌的印象。

  

  “哈哈,那是当然。只是吧,我总觉得先生带来的这批货有些不对劲儿,想要查查呢,万一回去就开启了潘多拉的盒子呢。”对面用着打趣的声音说着,却不带什么浓烈的感情色彩,那人沉默几秒,黑暗中出现一抹星火,延后分散成星点。有薄荷味的烟雾飘了过来。

  

  那人好像是耸了耸肩,状似无奈道:“洋烟都是薄荷味,还真是吸不太惯啊。”随后好似关切的说,“杰克先生能适应吗,不行我就把烟掐了。”说是这么说,但是对面的人丝毫没有掐烟的准备,连身子都快和椅子融为一体了。

  

  杰克突然笑了,挥挥手,让边上的人去开灯,灯光使那人眯了眯眼,也清晰的刻画出了那人上翘的嘴角,斜分的发型,和一双下垂的眼睛。

  

  “我们又不是真的黑社会,都是老熟人了,搞这么神秘干什么。”杰克说着忍不住捂嘴笑了笑。对面那人取下嘴角的烟,两人等着火星熄灭,把烟投进垃圾桶。“这不是为了满足一下我们小朋友的好奇心吗。”他说着看向身边的人。


  

  无奖竞猜一下隐藏人物鸭。

  

 


【杰约】傲慢与偏见(2)

杰约真好吃(再次小声bb)

  总有些东西是肮脏而见不得人的,阴沟里的老鼠、下水道的蟑螂、犄角旮旯中逐渐生长的“藤蔓”、还有。人心。
  
  冰冷的别墅。冰冷的楼梯。冰冷的地板。温暖的壁炉。
  
  木地板在仆人脚下呻吟,发出嘎吱的声音,紫罗兰的熏香弥漫着,餐桌前的红茶和甜点已经准备完毕,别墅外的狂风暴雨纵使怎样强烈也与别墅内的人无关了。英国的天气总是阴雨连绵。
  
  大门被打开了,风呼啸着闯入房门,席卷了大厅的每一处角落。“少爷,到了。”门口的人持黑伞,做手势示意人可以往前走了。“谢谢您了,卡伦先生。”杰克对门口人报以一笑,走进屋把风衣和礼帽,哦,还有一根手杖交给了在一旁的女仆,坐到餐桌前。慢慢的往自己那份红茶里加方糖——他不是很喜欢加奶的红茶。即使不加奶并不算是一杯正统红茶。
  
  对面有一张报纸。
  
  从下面伸出一只纤细白皙的手,食指屈起轻轻敲打桌面,不轻不重。完全看不出那人的情绪。“回家了。不先给母亲打招呼吗。这就是你所谓的绅士风度吗。”杰克头也不抬的搅拌红茶,答道:“我自认不是一个绅士,毕竟那些东西和教养本就不是在我身上该出现的。女士,这些东西可都是你硬塞给我的。我的父亲不也是被您的要求逼的……哦,我可没有责怪你…您的意思,母。亲。”说罢,取出银色小勺,放到旁边的碟子上,盯着还没有平息的漩涡发呆。
  
  对面人放下报纸,端起面前还冒着热气的咖啡啜了一口,雾气模糊了她稍微有些扭曲的美丽脸庞。她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自从这个家原来的主人不在了之后,他们母子的相处日常就是这样——这都是非常给对方面子了,因为对面的人已经拿起叉子切了一小块布朗尼送进嘴里了。之前可是一口红茶来不及细细品完就已经不欢而散了。
  
  吃完了。也就散了。每次都有一种在吃断头饭的感觉。亲情他从十三岁开始就失去了。现在这个对面坐着的端庄贵妇他根本不认识。也看不透。
  
  另一边。
  
  约瑟夫拒绝了今天第十一个想要他电话号码的姑娘并劝她早点回家。到了下班时间,艾玛因为家里有事先回去了——这个大小姐也只是来体验的。
  
  约瑟夫暂时回不去,不仅因为生活,最主要的是外面已经开始下起大雨了。他关上花店的门窗,搬了个凳子坐到柜台前靠着,外面已经积水——他庆幸花店的台阶不仅高而且最下面一段路还是倾斜的。
  
  他揉揉眉心,想着下次要不要和艾玛小姐假扮一下情侣,虽然对不起她,但是每天看着在花店门口砸生意的小姐们无赖的闹起来让街上的人围观这种事。他他妈真的不想再经历了。搞得跟要被包养的小白脸和丢弃妻子的负心汉一样。
  
  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风刮得更烈了,看来老天并不想让他今晚回去。
  
  
  
  有人想看杰克的回忆吗。想看我就写,不想看我就继续写剧情
  
  
  

【杰约】傲慢与偏见(1)

杰约真好吃(小声bb)

有轻微佣园慎入

ooc预警

哭乐

  少爷杰×调酒师约

  轻微all约,有佣园等等。看这里吃什么了。
  
       杰佣友情。

  
  
  
  约瑟夫现在很不爽。眼前的这个人…暂且称之为人吧。如果再得寸进尺,他估计也保持不了自己的绅士风度了要揍人了。
  
  杰克看着面前几近气炸的调酒师,挑衅般的笑了笑,晃晃手里的酒杯,磕到桌子上,缓慢的用手指推过去,同时趴到桌子上凝视着人,闭眼微笑,尾调上扬:“先生,这杯酒再重新调一次吧,我不满意啊。”
  
  吧台前弥漫着酒香,浆果香,木香,混杂在一起意外的好闻,舞台上的聚光灯,彩球,人们的热舞。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插曲。杰克坐起来,手托腮。
  空气有些焦灼。
  
  约瑟夫握住酒杯,似乎能看到上面隐隐约约出现裂纹,他盯着墙上的钟表。就在杰克以为小调酒师即将爆发的时候,指针终于滑倒五点。约瑟夫挤出笑,收拾了一下,叫了与他相对的调酒师过来招呼,自己利落甩下工作服,走远了。
  
  杰克挑眉,抬手示意一脸媚笑的新来的女调酒师,付好小费,意思意思撩了一下,披上外套走出门,把刚才调酒师塞进去的电话当场撕掉扔进垃圾桶。
  
  走远十米,身后一人跟上,搭上前面那人的肩:“你可以啊哈哈哈哈…不行笑死我了,你应该看看那可怜的小姑娘的脸色,涨的跟猪肝一样…噗哈哈哈哈哈………”
  
  杰克反手搭上名叫“奈布”那人的肩:“我对她没兴趣,总是要断个干净的,不然拉拉扯扯她自作多情我怎么追老婆。”
  
  “难得啊。我们注孤生的少爷居然有看上的人了,意思意思。给你鼓个掌。”奈布敷衍的拍了两下手,又把手搭回去,“那个调酒师挺漂亮的,但是我更喜欢那个侍者小姐呢。”
  
  杰克拍开他的手,仰望天空,问人:“你说我用什么方式要到联系方式呢……”奈布翻了个白眼,“我倒是觉得那位先生怕是要气炸了。你想接近人的方式还是那么老套。”杰克颔首,“彼此彼此,你今天也不是?。”
  
  两人相对无言,随即往反方向转头,看似稳得一批实则顺拐的走了。
  
  至于我们约美人和艾玛小姐那边……
  
  “约瑟夫先生……我觉得我今天实在不太幸运。”艾玛换好花店的工作服——她和约瑟夫在花店还有一份兼职,在更衣室门外提到一句。约瑟夫今天实在疲累,应付一声,问了问怎么样,换好衣服出了门。“我今天碰到的客人简直——”她停顿了一下,“什么妖魔鬼怪。”约瑟夫整理好袖子,抬头笑:“真巧。我今天的客人在我这磨了四个小时。而且一杯酒让我调了二十三次。”虽然是在微笑,但怎么看。都很渗人。
  
  
  
  
  
  
  
  

见证一朵盛世白莲的诞生:

给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小可爱看看关于江桥太太的光辉事迹ovo

图片共3p。

修改补充:据jq本人解释:小号不是她的 是亲友的。~刷热度只是大家一个生贺组的“互相转转”。~(至于为什么这个互相是只转jq一个人的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主页所有皆可转载 不用问我。

很久时间不上线然后看到这个……emm。去改名加入部队

那你真的是很厉害了哦:

后续,接上10张

【白莲与白莲亲友】

【all叶】那啥……熊孩子你还敢皮吗(下)

智障向预警,有上文。
【all叶】那啥……熊孩子你还敢皮吗(上)
  
  
  
  
  君莫笑:行,不用那么多人,明天上午八点,文州大眼新杰就行,剩下人别来了,不然人家还以为我们是去抢劫的。
  
  敲下这句话叶修也不管他们遵不遵守,退出QQ关上电脑就去睡觉了,完全不知道群里吵成什么样。
  
  第二天,在门口的人还多了仨,方锐黄少天周泽楷,据说苏沐橙本来也想过来,被楚云秀拉去逛街,就拜托方锐来撑撑场面。
  
  叶修无可奈何,带上了他们,到了那个亲戚门口,嘱咐他们待在门口别乱动,带着喻文州进去了,剩下的人默默在门口大眼瞪小眼,顺便听墙角。
  
  好巧不巧,就是那个熊孩子开的门,他妈妈还在卧室里读书,叶修走到里面敲了三下,门内的人没有反应,直到叶修敲到第四遍里面才有了点反应:“进来。”
  
  进了门,女人头也不抬,撑着腮继续看书:“我不是说了吗,不要在我看书的时候打扰我。”
  
  “那不好意思,是我心急了。”叶修向前一步,说道。那女人才徐徐抬头,扭过去看他:“哦,是你啊,老二家那个。”“是。”
  
  女人撩了撩头发,挤出一个笑,摆出一副名媛模样:“来我们家有什么事吗?我还要看书,没那么多时间。”
  
  这话说的。仿佛连看都懒得看叶修似的。至于身后的喻文州,早就被他忽略了。
  
  “哦,我就是来问问,上次那孩子到我房间,是不是顺便拿走了我的账号卡?”叶修眯了眯眼睛,“那是个挺重要的东西,虽然我现在退役了,但那也是我很重要的东西,还给我。”
  
  那女人皱眉:“怎么,跟长辈就这么说话?”
  
  叶修歪了歪头:“那好,请——还给我。”他咬重了请字。  
  
  她带着喻叶两人去到熊孩子房间,最惹眼的就是插在电脑旁边登录器的那张账号卡,首版卡。
  
  那熊孩子警惕的看着他和喻文州,无意识的靠近那张账号卡,最后完全挡住,拔下来握在手心里,肉眼可见的,出了虚汗。由于他拔卡太快,谁也没看清账号卡叫什么名字。
  
  叶修冷声说:“我没记错的话,即使荣耀第二区出来的时候这孩子也才五岁吧,合成这比我还痴迷荣耀,字都不认识几个就开始玩了?不是,准确的说是字都认不全。”
  
  那熊孩子躲到他妈身后,瞪着叶修,喻文州挡了挡,尴尬的气氛就这样开始,两方伫立良久,相对无言,那孩子打破了僵局:“不就是张账号卡吗,我玩玩怎么了,你还想从我这拿回去吗……”女人反身抱住他:“小孩子,别计较了好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叶修还什么都没说,喻文州先笑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真觉得好笑,亦或是两者都有。“女士,你说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你现在说的难听点可是拿着一个移动金库,君莫笑是兴欣王牌,如果想转会,一千万完全不成问题,如果前辈没有退役,保底两千万,什么东西?嗯?还有,十四岁的都是少年了吧,孩子不懂事?”女人显得似乎有些乱,随后立马镇定起来:“也不过是张账号卡罢了,一千万我们家还是拿得出的,但是不知道你们逼迫我们有什么好处。”
  
  这是不想拿出了?喻文州微微挑眉。接了下文。“别急,我还没说完,这张账号卡是也算是张神级账号卡了,跟着前辈多年,感情不少,以上因素我们都先不考虑。”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你先想想怎么面对群众吧,“神级账号卡被亲人偷走不予归还”听着就很有热搜榜一的潜力,对吧。”
  
  女人脸色刷的白了,她出身名门,可以不要钱,不要权,但是她们最在乎的就是名誉,名誉毁了她就跟暴发户没两样了。
  
  她轻轻推着怀里的人,告诉他把账号卡交给人,但是一般套路里的熊孩子都不会交还会继续翻天,这个孩子也不是例外。
  
  他不带一丁点犹豫,直接掰卡,还笑嘻嘻的看着对面,女人脸色彻底白了,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到底把孩子养成了什么样。
  
  叶修看着已经变成两半躺在地上的账号卡,上去捡起来,放在手心里握着,同时在门外听墙角的人也闯了进来,看到碎成两半的账号卡第一反应都愣了一下,随后一致把目光投向一旁的十四岁少年。黄少天第一个没忍住,上去先是一顿骂,见那孩子还挑衅的看着他,终于不忍了,踢了他一脚,那孩子瞬间懵了,开始哭起来,这倒是让他们没想到,剩下的人坐在他对面,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哭,这回,没有人帮他收拾摊子了。
  
  等他哭好了,叶修倒是不一般的淡定,上去跟女人谈赔偿问题,出门的时候,方锐犹豫了好久,终于问了一句“那啥……老叶……君莫笑……”没说完叶修就打断了他“没事,不是君莫笑,你们刚才看着他的时候我不是去找他妈谈赔偿吗,啧,他把君莫笑放在他妈房间了,无意间看到的。”他把手心掰成两半的账号卡翻过来,ID是伤心一枪。随后他叹了口气,“只是可惜这张账号卡了……”
  
  一行人沉默着回到酒店和家,但是这件事也没完,熊孩子母亲赔偿了不少钱,虽然对于叶家只是个小数目,中途叶父叶秋叶修还拦住了要去本家改族谱的叶母,死命拦着的。喻文州一语成谶,这件事真的成了热搜榜第一。
  
  后来那孩子有时候因为一些关系还是要去叶家,但再也不敢乱碰了,就算叶修不在,国家队的人在他也不敢,没人的时候?他学聪明了,直接出房间。
  
  叶修除了心疼账号卡,对于这孩子不皮了也是喜闻乐见,然后去补办了账号卡,出门的时候还在感叹不愧是祖国的花朵。

见一朵就该掐一朵
  
  
  
  
  (准确的说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注:看到评论知道可以补办√谢谢w)
  还是很心疼伤心一枪QWQ
  他还是个孩子,请务必不要放过他
  
  

[all叶]那啥……熊孩子你还敢皮吗[上]

  智障向预警√
  论一众大神遇上了熊孩子怎么破
  那是账号卡不能掰!
  掰卡警告(buni)
  
  
  叶家不全是乖孩子,偌大的家族也是有不少的旁系,叶家能有这么大的权势也少不了枪林弹雨,这一来二去就有几个有了老婆孩子之后不小心挂了的,教育方面再一不小心,这些孩子就成熊孩子了。贼皮的那种。
  
  这个熊孩子就是个旁系的,当时他爸进兵部出任务一不小心给毒贩neng死了,这孩子就跟他妈妈看似孤苦的开始了单亲家庭的生活。其实因为这孩子的身世家族里的人都挺照顾他的,毕竟那几个都成年了也没长歪吗,然后这孩子就……长歪了。
  
  果然flag不能立。
  
  他还不一般的皮,超脱世俗之外的那种皮,能怎么皮就怎么皮,因为一直有他妈妈和一堆亲戚收拾摊子,养成了小霸王的属性,从小到大,从未翻车,总得来说就是混世魔王没跑了。然后叶修比赛回来,这小子十四岁的人生第一次翻车。对,他翻车过程的特别惨,之后甚至开始收敛了,见到叶修就跑了。
  
  本来叶修打完比赛也没什么事在家里该吃吃该喝喝结果被自己老爸轰出去硬是打完世邀赛他才正式开始宅男生活,本来该每天吸烟打游戏吃饭,俨然就是沉迷在酒肉中的富二代(bushi),然后重头戏来了。
  
  有请熊孩子闪亮登场。
  
  叶父给国家队办了个庆功宴,同城的孙哲平也来凑热闹了,这熊孩子听说之后给亲戚母亲“施压”,哭着闹着一定要去,他们也怕这小魔王了,直接批准,得,接下来欣赏熊孩子个人表演秀。
  
  时间到了,叶父把叶修从房间里拖出来,勒令他去洗漱顺便把衣服给换了,他的原句是“不成体统”,(您只是为了让他试试新衣服吧……我昨天看见您往里面的。)当叶修整完国家队也都到齐了,还有那个熊孩子,来的还是最早的,叶修在楼上传音效果不是很好,加上在浴室里,没听见巨响,下楼才知道这家伙刚来就把瓷器打碎了,全身散发着一种“老子最屌”的气息。
  
  哦豁,这小孩子什么妖魔鬼怪。
  
  这时叶修完全不把他当回事。
  
  直到被掰账号卡。
  
  啧
  
  只是个小型聚会也没多少人,还都是熟人,也比较放的开,不过叶父在这他们都不太敢放肆,后来叶父也看出来了,跟他们说回书房去处理点事情,这群年轻人才开始放飞……天性?
  
  黄少天先是给自己倒了杯酒,凑到叶修身边,开始每日骚扰:“唉我说老叶看不出来你居然是个富二代藏着掖着算什么好兄弟不行快给我一个抱抱安慰我!”这货就是来要福利的,叶修意思意思把手臂搭在他肩上。
  
  这时候看似乖巧的十四岁孩子作妖了。
  
  一言不发的跑去了楼上,他妈妈歉然一笑,也跟着上去了。国家队也不知道他们娘俩抽了什么风,也不敢去拦他,刚才他妈妈的护短能力他们可是看到了,至少上万的瓷器被打碎硬是被他妈妈用了各种借口搪塞过去了,甚至不用赔偿。果然这样的孩子都是家长惯出来的,简直可怕。
  
  这时候黄少天已经完全靠在叶修身上了,自己手臂也搭在人家身上了,然后忽略掉自己队长的和善微笑,在忽略掉其他人不和善的眼神,他觉得这就是天堂√。虽然有点毛毛的。
  
  然后周泽楷默默的走过去,拉起叶修的手转移他的注意力到自己身上:“有……红茶吗?”叶修果然抬头,“有,小周你喝吗?”“嗯。”
  
  然后叶修甩开黄少天的手臂,绝情的跟着周泽楷离开了——至少黄少天看来是这样。
  
  王杰希突然起身:“绿茶应该也放在那里吧,我跟着去找找。”
  
  “我家绿茶就放在你们面前的桌柜里,自己泡就行——”叶修和周泽楷已经走远,空旷的客厅里还回荡着些许回声。
  
  剩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孙哲平冷哼一声放松下来靠在红木沙发的靠背。
  
  肖时钦对着红木沙发发呆……不行我不能说出来他在想什么。
  
  不一会儿张佳乐突然托腮,说道:“你们有人想玩狼人杀吗。”然后一堆人开始附和,这时候叶修两人也回来了,纷纷表示加入,正当打算猜拳决定法官的时候叶修拯救了张佳乐:“我记得我好像有这样一套牌,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买回来的,没玩几次,我去书房拿。”
  
  战局开始,叶修这次抽到了法官,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被张佳乐传染了,然后难得张佳乐没还嘴,游戏开始,说完天黑请闭眼,楼上突然传来巨响,他们终于想起来二楼有叶修和叶秋的房间,在座位上愣了三秒,集体向楼上冲去,冲在最前面的还是叶修。
  
  刚上楼,他们集体石化。就看到被摔得惨不忍睹的电脑,显示屏都脱出来了,修是别想修了,只能换新的,再看看被拆的七零八落的君莫笑和第一版的一叶之秋手办,撕成纸屑的海报,和一众周边。李轩都想杀人了。
  
  苏沐橙第一个反应过来,失声质问他干了些什么,那熊孩子撇撇嘴,继续把目光投向手中的手办,并把君莫笑的胳膊扯了下来,方锐看着一阵肉疼,上去拽住那孩子的手,却被他妈瞪了一眼,拍开,告诉他继续,没事。
  
  国家队匪夷所思。
  
  woc你还有理了?
  
  他们生气但他们不说。
  
  喻文州保持微笑,去跟那位女士沟通,沟通无果,手办已经被解刨了。
  
  国家队绝望的坐在屋子里,看着熊孩子这翻那翻,然后继续玩起了狼人杀,一边玩楚云秀戳了戳叶修:“你屋子里有特别值钱的东西吗?”“除了电脑和手办账号卡就没了。”
  
  玩到高潮,这孩子突然安静下来,拽着自己妈妈跑了,他们也没管他,一直玩到下午才回到宾馆,临走前甚至有人想直接过夜得了。
  
  晚上叶修跑到叶秋屋子里借用电脑玩游戏,意外的发现君莫笑不见了,上QQ打开群聊:
  
  君莫笑:你们有谁看见我账号卡了吗?
  
  夜雨声烦:没有,怎么了老叶,账号卡丢了?!我们一直在玩别的一直在一起好像没什么作案时间??
  
  逢山鬼泣:不管怎么样直觉告诉我那熊孩子有问题……
  
  一枪穿云:+1我也觉得。
  
  王不留行:他出门前手很不自然的插在兜里,估计是顺走了。
  
  索克萨尔:现在的孩子胆子都挺大了啊
  
  君莫笑:应该是我那个亲戚惯的……从小丧父,我十五岁出门闯荡的时候他还不记事。
  
  海无量:那我们明天去找他们?本家在这他们这么快能过来是不是也住b市。


熊孩子明天翻车,鼓掌

  置顶

您好。


这儿垃圾年更选手箫晨,本职绘师。
lof都是文,bcy九橘不想更新,首发一般都在lof。


西皮儿 @反复横跳
搭档儿 @童鹿喱
是底线。


文笔幼稚,文风沙雕,爱看不看,ky死ma。


脾气不好,暴躁老哥,别找骂。


P大和虫爹是人间珍宝。
叶神耀君出久约美人药草饼干心头好
cp向为叶受/久受纯食,杰约/all耀不纯食,all杰也吃一点。
我爱叶受,我爱好茶,我爱轰出。


p大孩子/全职/黑塔利亚/第五/小英雄/姜饼人/oc/
混的圈子很杂


墨香算是雷点,ky只要不扯到这我一般心平气和讲道理态度再好点我老年人心态不管。


三观就一丁点不太对相信我。

以上

QWQ这个是因为我不小心删了只有截图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