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箫晨在线杀ma °C

请点开❤

cp反复横跳。
叶受纯食写手。其实。是个画手(不我是鸽手)
那天不见了不要奇怪,我一定是去咕咕咕了
叶吹耀吹久吹p大吹。吃all叶/all久/all耀/杰约,吹爆好茶!
不写be(?
暴躁老哥。在线杀ma
写文难看。
我永远喜欢p大
请不要在我面前提魔道……不黑不粉
搭档童鹿喱


以及某位老师。真是娇柔不做作,盛世白莲花的典范。

【杰约】傲慢与偏见(2)

杰约真好吃(再次小声bb)

  总有些东西是肮脏而见不得人的,阴沟里的老鼠、下水道的蟑螂、犄角旮旯中逐渐生长的“藤蔓”、还有。人心。
  
  冰冷的别墅。冰冷的楼梯。冰冷的地板。温暖的壁炉。
  
  木地板在仆人脚下呻吟,发出嘎吱的声音,紫罗兰的熏香弥漫着,餐桌前的红茶和甜点已经准备完毕,别墅外的狂风暴雨纵使怎样强烈也与别墅内的人无关了。英国的天气总是阴雨连绵。
  
  大门被打开了,风呼啸着闯入房门,席卷了大厅的每一处角落。“少爷,到了。”门口的人持黑伞,做手势示意人可以往前走了。“谢谢您了,卡伦先生。”杰克对门口人报以一笑,走进屋把风衣和礼帽,哦,还有一根手杖交给了在一旁的女仆,坐到餐桌前。慢慢的往自己那份红茶里加方糖——他不是很喜欢加奶的红茶。即使不加奶并不算是一杯正统红茶。
  
  对面有一张报纸。
  
  从下面伸出一只纤细白皙的手,食指屈起轻轻敲打桌面,不轻不重。完全看不出那人的情绪。“回家了。不先给母亲打招呼吗。这就是你所谓的绅士风度吗。”杰克头也不抬的搅拌红茶,答道:“我自认不是一个绅士,毕竟那些东西和教养本就不是在我身上该出现的。女士,这些东西可都是你硬塞给我的。我的父亲不也是被您的要求逼的……哦,我可没有责怪你…您的意思,母。亲。”说罢,取出银色小勺,放到旁边的碟子上,盯着还没有平息的漩涡发呆。
  
  对面人放下报纸,端起面前还冒着热气的咖啡啜了一口,雾气模糊了她稍微有些扭曲的美丽脸庞。她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自从这个家原来的主人不在了之后,他们母子的相处日常就是这样——这都是非常给对方面子了,因为对面的人已经拿起叉子切了一小块布朗尼送进嘴里了。之前可是一口红茶来不及细细品完就已经不欢而散了。
  
  吃完了。也就散了。每次都有一种在吃断头饭的感觉。亲情他从十三岁开始就失去了。现在这个对面坐着的端庄贵妇他根本不认识。也看不透。
  
  另一边。
  
  约瑟夫拒绝了今天第十一个想要他电话号码的姑娘并劝她早点回家。到了下班时间,艾玛因为家里有事先回去了——这个大小姐也只是来体验的。
  
  约瑟夫暂时回不去,不仅因为生活,最主要的是外面已经开始下起大雨了。他关上花店的门窗,搬了个凳子坐到柜台前靠着,外面已经积水——他庆幸花店的台阶不仅高而且最下面一段路还是倾斜的。
  
  他揉揉眉心,想着下次要不要和艾玛小姐假扮一下情侣,虽然对不起她,但是每天看着在花店门口砸生意的小姐们无赖的闹起来让街上的人围观这种事。他他妈真的不想再经历了。搞得跟要被包养的小白脸和丢弃妻子的负心汉一样。
  
  外面的雨下的更大了,风刮得更烈了,看来老天并不想让他今晚回去。
  
  
  
  有人想看杰克的回忆吗。想看我就写,不想看我就继续写剧情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