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默爻不是吸尘器° C

更新极慢。

【杰约】傲慢与偏见(1)

杰约真好吃(小声bb)

有轻微佣园慎入

ooc预警

哭乐

  少爷杰×调酒师约

  轻微all约,有佣园等等。看这里吃什么了。
  
       杰佣友情。

  
  
  
  约瑟夫现在很不爽。眼前的这个人…暂且称之为人吧。如果再得寸进尺,他估计也保持不了自己的绅士风度了要揍人了。
  
  杰克看着面前几近气炸的调酒师,挑衅般的笑了笑,晃晃手里的酒杯,磕到桌子上,缓慢的用手指推过去,同时趴到桌子上凝视着人,闭眼微笑,尾调上扬:“先生,这杯酒再重新调一次吧,我不满意啊。”
  
  吧台前弥漫着酒香,浆果香,木香,混杂在一起意外的好闻,舞台上的聚光灯,彩球,人们的热舞。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插曲。杰克坐起来,手托腮。
  空气有些焦灼。
  
  约瑟夫握住酒杯,似乎能看到上面隐隐约约出现裂纹,他盯着墙上的钟表。就在杰克以为小调酒师即将爆发的时候,指针终于滑倒五点。约瑟夫挤出笑,收拾了一下,叫了与他相对的调酒师过来招呼,自己利落甩下工作服,走远了。
  
  杰克挑眉,抬手示意一脸媚笑的新来的女调酒师,付好小费,意思意思撩了一下,披上外套走出门,把刚才调酒师塞进去的电话当场撕掉扔进垃圾桶。
  
  走远十米,身后一人跟上,搭上前面那人的肩:“你可以啊哈哈哈哈…不行笑死我了,你应该看看那可怜的小姑娘的脸色,涨的跟猪肝一样…噗哈哈哈哈哈………”
  
  杰克反手搭上名叫“奈布”那人的肩:“我对她没兴趣,总是要断个干净的,不然拉拉扯扯她自作多情我怎么追老婆。”
  
  “难得啊。我们注孤生的少爷居然有看上的人了,意思意思。给你鼓个掌。”奈布敷衍的拍了两下手,又把手搭回去,“那个调酒师挺漂亮的,但是我更喜欢那个侍者小姐呢。”
  
  杰克拍开他的手,仰望天空,问人:“你说我用什么方式要到联系方式呢……”奈布翻了个白眼,“我倒是觉得那位先生怕是要气炸了。你想接近人的方式还是那么老套。”杰克颔首,“彼此彼此,你今天也不是?。”
  
  两人相对无言,随即往反方向转头,看似稳得一批实则顺拐的走了。
  
  至于我们约美人和艾玛小姐那边……
  
  “约瑟夫先生……我觉得我今天实在不太幸运。”艾玛换好花店的工作服——她和约瑟夫在花店还有一份兼职,在更衣室门外提到一句。约瑟夫今天实在疲累,应付一声,问了问怎么样,换好衣服出了门。“我今天碰到的客人简直——”她停顿了一下,“什么妖魔鬼怪。”约瑟夫整理好袖子,抬头笑:“真巧。我今天的客人在我这磨了四个小时。而且一杯酒让我调了二十三次。”虽然是在微笑,但怎么看。都很渗人。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