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箫晨在线杀ma °C

请点开❤

cp反复横跳。
叶受纯食写手。其实。是个画手(不我是鸽手)
那天不见了不要奇怪,我一定是去咕咕咕了
叶吹耀吹久吹p大吹。吃all叶/all久/all耀/杰约,吹爆好茶!
不写be(?
暴躁老哥。在线杀ma
写文难看。
我永远喜欢p大
请不要在我面前提魔道……不黑不粉
搭档童鹿喱


以及某位老师。真是娇柔不做作,盛世白莲花的典范。

【王叶】魔术师和魔法师

        日更第二天!

  
  打卡!
  

  熏肉和奶酪的香气在木屋中蔓延,烤的恰到好处的面包发出噼里啪啦的微响,南瓜浓汤在汤锅里来回翻滚,冒泡,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咖啡豆在咖啡机中研磨出浓郁中带着苦涩的诱人气味,土豆在烤架上慢悠悠的来回滚动。
  
  在叶修看来,这是一顿上好的晚餐,如果除去这一切是在下雨天的话,就完美的如同彬彬有礼的美貌的可爱淑女一般。
  
  但是今天就没这么好过了,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在下雨天闯入的潮湿的外来者。
  
  “那么,这位先生”叶修慵懒的坐在椅子上,顿了顿,接着说下去“您来本人的寒舍有什么想要请教的吗?”对面裹着被子抱着姜汤的人仿佛没有听到一样,一言不发,叶修觉得有点头疼。
  
  今天他正准备这个并不完美的雨天的晚餐,指挥着餐刀从熏火腿上均匀切片的时候,门被敲响了,接着就进来了这个穿着西装却披着纯黑的斗篷,戴着帽子看不清脸色的男人,除了开始一句“打扰了,不好意思,我想等到雨停再走,添麻烦了”就再没说过一句话,不过他奇奇怪怪的人也见过不少了,也不至于太过惊讶,给他找了床被子,在灶台上他看不见的地方变出一碗姜汤递给了那名男子,就接着做饭了。
  
  是的,叶修是个魔法师。
  
  还是那种盛名远扬却从不露面让同行都对他有许多猜测,什么丑陋的不可见人啊,矮的自卑啊,更有甚者直接质疑他的实力,但是第二天这个魔法师绝对会失去他所有的制作魔药的稀有材料,并会发现床头的纸条,歪歪扭扭的写着一叶之秋到此一游,末尾还画了片叶子,这让人感到可怕的同时更加怒不可遏,就这样,他在魔法界的评价是一半一半的。
  
  细数起来见过他真容的也就冷兵器科的那个话痨黄少天,格斗系的“黑涩会”韩文清,已经退休的猥琐大佬郭明宇,以前一起在嘉世团的那些队员,以及眼前这个普通男子了。
  
  叶修有些好奇,这个会在雨天闯入郊外小木屋的人有什么样的身份呢?
  
  在叶修的注视下男人也仿佛有些不自在,加快了喝姜汤的速度,喝完最后一滴,把碗放到旁边的桌子上,“我叫王杰希。”他把被子掀开,斗篷拆下来,露出脸来,一个左眼比右眼稍大的年轻人。
  
  “是个魔术师,今天在外面巡回表演,谢幕不久就下起了暴雨,自家较远,并且要穿过这个郊区,就来了您的屋檐下避雨,我想,您应该是不介意的吧。”他展出一个微笑。
  
  叶修愣了一下,随后轻笑,刘海随着面部动作摆动,“当然不介意。”虽然被陌生人闯进了家中……但是论风度,他可一点都不会输给任何人呢。
  
  Bacon and cheese
  
  Sweet fragrance
  
  How to cook them
  
  Would you like to hear from the wizard?
  
  The aroma of pumpkin soup
  
  The combination of cream and rosemary
  
  Would you like some
  
  Potatoes and a burning carbon fire
  
  Coffee and the perfect aroma
  
  Sure you don't want some?
  
  王杰希看着叶修哼着不知名的旋律,把煎的泛油花的熏肉装盘配上一块奶酪,法棍切片,和盛在盅里的南瓜浓汤推到他面前,然后取出一只洁白无瑕的杯子,接了些现磨咖啡在里面,打出一层漂亮的奶泡,还用可可粉画了个大小眼的表情,递给他,他伸手接过,机械的喝了一口。
  
  真的不是他太容易震惊,而是刚才叶修全部用的魔法代劳,这个人真的不怕他把这里的一切说出去吗!现在虽然不是像十八世纪十九世纪那样迷信但也很危险的好吗!
  
  或许是他实在有些反常,叶修放下刚刚拿起的刀叉,托腮看向他,神情似笑非笑。“怎么样,还好吧,我这里的咖啡豆可都是上等的哦。”王杰希很快恢复回来,回答了他,“很不错,没有任何的尖酸,苦涩味,甜的也刚刚好,不至于让人腻得慌,奶泡厚度也很好,咖啡黄金萃取标准也达到了。”
  
  “那就好啦,快吃饭吧,留宿一晚明天就走吧。”叶修低下头开始切割食物,王杰希从口袋掏出手机给父母发了条短信也开始默默进食,相对无言,不对,他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两个大男人磨磨蹭蹭干什么,在尴尬的气氛中度过这一餐后,就该洗澡上床睡觉了,可是好像发生了点分歧……
  
  “没有多余的房间了,就睡我那里吧,我无所谓的。”叶修对着王杰希说道,毕竟我要通宵刷游戏,他在心里默默补上。
  
  “这不行。”那人严词拒绝,“那有让主人睡沙发的道理,我去睡吧。”说着他卷起了被子,站起来打算往客厅走,叶修有些尴尬,出了声,“不不不你想多了,我这里连沙发都没有。”王杰希的脚步一顿,接着答到,“没事,您的椅子挺软的 我可以拼起来凑合一晚上。”叶修更尴尬了,“其实你看到的那两把椅子……就是我房子里所有的了……”王杰希沉默了,然后抬起头,颇有些无奈,“那我打地铺吧。”顿了顿,又说,“您不是会魔法吗。”叶修理直气壮,“那也不能乱用!”王杰希默默吐槽,谁刚才还用魔法冲咖啡呢?不就是你自己吗!
  
  最后叶修还是坚持让他睡自己的床了,多谢魔法杖赞助的一闷棍。
  
  第二天,叶修从屋中唯一的二十一世纪物品——电脑前抽起身,伸个懒腰,抹去生理泪水,眼睛因为熬夜变得通红,王杰希也迷茫的从卧室里坐起来,今天早上他就觉得后脑勺有点疼,难不成是受寒感冒了?那也不应该是后脑勺啊?(少年你醒醒吧)走出房间才反应到自己最后睡的是卧室,快步跟上楼梯口的叶修,询问昨晚的情况。
  
  王杰希他什么都好,就是……睡着的前一个小时的记忆会断片,像喝酒那种,还有就是……会梦游。
  
  叶修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告诉他他昨晚梦游飘到床上去了,本来以为他不会信,没想到这个人点了点头就开始穿衣服,完全没把这句话当成事,甚至神情都是放松的,这让他十分惊悚。
  
  王杰希到是习以为常。
  
  毕竟这比起他以前梦游时穿着睡衣跑到街上大喊“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挂在别人家房顶上,甚至梦游给抬杠的人表演魔术,却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以后不仅没有杠精还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表演会场中这些事,真的是……非常正常了。
  
  叶修先生表示十分惊奇。
  
  王杰希换好衣服转身,走到楼下坐下,托腮,待叶修到了另一边椅子前做好,用眼睛“深情”的望着他,叶修有点受不了。
  
  “那么,魔法师先生,如您所见,您能治好我的眼睛吗?”王杰希突然笑了,很好看。
  
  “叶修看了一眼说道:‘当然可以’,接着便打算给王杰希配制魔药……”王杰希给叶啾读睡前故事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眼看就要睡着了,叶啾摇醒了他的父亲,“最后呢最后呢!”王杰希一惊,合上书,“最后啊,魔术师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魔法师,在他配制药物的时候总是捣乱,运气也好,没被发现,然后魔法师就被魔术师拐上床啦。”
  
  叶啾听完结局,心满意足的睡着了,王杰希啾咪了一口,回到旁边的大床抱住熟睡的叶修蹭了蹭,“大眼你可以啊,我都听到了!”叶修半睁着眼痛心疾首的细数王杰希的罪行,王杰希一愣,笑了笑,“我欠你这么多,那就肉偿吧。”
  
  差点要变成上中下……
  
  大家晚安

       【词是乱写的】

评论(3)

热度(41)